胼胝

胼 胝

(一)  病因与症状

   胼胝俗称脚垫或茧子,形为角质斑块,中央厚而边缘薄,一般为淡黄色,无皮纹中断或皮纹消失的现象,其底部有平整或凹凸不平等各种形状,但没有向内嵌入的锥状角质栓。由于一般不压迫真皮乳头层中末梢神经,因此常常不会引起疼痛,仅有异物感。但日久也会引起疼痛。

    胼胝常见病因是过度机械性损伤,足局部的过度摩擦,挤压,垫硌而致病。尤其足趾或足部畸形的突出部位,发病最多。由于足要承担人体的重量,不断地站立、行走、缓冲、起动等,该处的皮肤由于受压或长期摩擦而形成局限性扁平角质斑块。

    胼胝的发生与职业有密切关系。多发于久立、久行工作的人。与年龄亦有一定的关系,以老年人多见,少年和儿童较少见。在某种情况下,化学物质及高热的刺激也可以引起胼胝的发生。

按胼胝发生的部位,通常分为趾垫,足底垫和踝垫。

    趾垫长在足趾部,分为软硬两种。一般汗足的趾垫青而硬。趾垫长在足趾前端的俗称顶趾,以二趾和四趾多见。多因鞋子对足趾前方的顶压而形成。患部常常感到疼痛,严重者不感穿鞋袜,不能着地行走;长在足趾关节上面的趾垫俗称盖趾,以二、三、四趾多见,多因鞋背摩擦挤压而成;对称地长在两趾关节侧面上的趾垫俗称对趾,以三、四趾及四、五趾间多见;长在两足趾趾缝间形状如马鞍的趾垫俗称骑马趾,多发于四、五趾间;长在拇指趾腹或其他趾腹下面的趾垫俗称压趾;长在拇指内侧或小趾外侧的趾垫俗称偏趾,长在大拇指内侧的称为大偏趾,长在小趾。以上这些趾垫都是由于鞋子挤压和摩擦足趾不同部位而引起的。
    足底垫分为普通垫、全足底垫、足跟垫、足跟边缘垫、条状垫、铁皮垫、肉条垫、夹层垫、球底垫、垫黄、垫核、垫炎和隔血。

    普通垫长在足底各部位,一般为椭圆形的胼胝,临床最为多见。初起面积较小,患部并不突出,表面颜色淡黄,只有板滞感。中期后,一般1——2年,患部突出表皮,局部感觉有麻木感,走路时患部硌得疼痛,患期较久的,面积会逐渐增大,颜色越来越深,发光发亮,十分坚硬,常有疼痛的感觉。

    全部足底都是胼胝,称为全足底垫,须经多年才能生成。常见于农民或渔民,与经常赤足行走有关。患全足底垫的病人常常感到足板而又疼痛。

    长在足跟部的胼胝称为足跟垫,大的可占据整个足跟,厚者可达3——4毫米,一般突出表皮不高,干足呈黄色,汗足呈白色,患部常感麻木,甚至失去感觉。
    长在足跟边缘的胼胝,成条状包围着足跟,有的长在内缘,有的长在外缘称为足跟边缘垫。其病因多由于走路时足跟着地挤压而成。经常开车者有些人足跟外缘垫较多。这种垫多比普通垫厚,高出皮肤表面3——4毫米。干足呈黄色,汗足呈微白色,平时板滞而麻木,穿小鞋时有刺痛感。

    长在足掌两侧或中间的胼胝,呈长条状,窄小而深,称为条状垫。多由鞋子狭窄挤压而成。初起有麻木感,过些时候就高出皮肤表面,走路时硌得痛。

    还有一些胼胝与普通垫不同。如有一种胼胝,十分薄而坚硬,敲击有响声,经常长在足掌部,称为铁皮垫。它的颜色发黄而发亮,行走时非常疼痛。

    还有一种蒜皮垫,也很薄很坚硬,但四周边缘翘起,痛感重,不敢着地。 有的胼胝中夹有各式各样的“肉条”,“肉条”有时能组合得如花朵一样,为肉条垫,这种垫疼痛很重,而且极难痊愈。

    夹层垫表面黄色,片去表层后,里边是很软的黄色或白色粘软物,疼而麻木,大部分长在足掌或足跟。 

    球底垫边缘薄而中部很厚,胼胝的底部称球形,坚硬呈黄色,多长在足掌,老人和妇女较多,走路硌得痛。

    垫黄是长在足掌或足跟的胼胝,内有黄色粉末或白丝。

    垫核是由普通垫发展变化而形成,颜色深,硬度大,形似杏核而大小不等的一种茧子。

    垫炎是胼胝下组织红肿溃烂的一种足病,多发于足着力的部位。

    隔血一般发生在足掌或足跟部,形同血疱,局部疼痛,皮肤青紫。严重时,深部化脓,非常疼痛。

    除了趾垫和足底垫外,还有长在踝部的,称为踝垫,长在内侧的称为内踝垫,长在外侧的称为外踝垫。这种垫都比较薄而坚硬,由穿高筒靴或高腰皮鞋摩擦而引起., 特殊胼胝:特殊病因形成的胼胝,俗称特殊垫。无固定部位的胼胝都归为这一类。

    先天性胼胝:也称先天性垫,很少见,属染色体显性遗传,多发生在3——15岁,随着年龄增长而增厚,在足底、趾端及其侧面受压部位,可有多个胼胝,有明显压痛,尤其在浸水以后,被泡软而增大时,疼痛更为明显。

(二) 治疗 

    修治法由于胼胝的部位,形态和症状各有不同,刀法也不同,但都离不开片,起、撕三种刀法。

    工具:片刀,轻刀

    体位:仰卧位(掌跖部),俯卧位(足跟部)

    趾垫在用温水泡软后,用起法和撕法除掉趾垫。根据前边介绍的方法持足,充分暴露患部,使修治方便。还要根据操作用力方便,而采用正手或反手。这些趾垫一般二、三次,多则四、五次即可治愈。愈后外贴万应如意膏或胶布,可防止复发。

    修治趾前端胼胝多用反刀起或反刀撕。发生在趾关节上面的胼胝,质地较坚硬,多用反刀起,对于质地较软的胼胝,多用反刀撕。

    趾内侧及小趾外侧的胼胝,术者左手拇指和示指捏住患趾,右手持刀,片、 起、撕均可,较为厚硬的胼胝用起法,较为薄软的胼胝用撕法,左脚左侧用正刀起、撕,右脚或右侧用反刀法。修治后敷药,经3——4次治疗可痊愈。

    趾关节侧面胼胝:多采用起,撕法。如发生在右侧,术者先用左手中指和环指夹住患部的邻趾,再用拇指将患趾往左上端把两趾分开,将示指置于两趾间的根部,右手持轻刀,悬起手腕,用正刀起、撕。如胼胝在左侧,用左手拇、示、中指捏住患趾往左掰,用环指和小指抵住脚面,把患趾和邻趾分开,再用右手持刀,一般用反起法和撕法。修治后敷消炎药,避免相互摩擦引起感染,经3——4次治疗可痊愈。

    足底垫在用温水泡软后,用片法,起法和撕法来治疗。当表面部分修净后,用手拇指触摸一下,有无厚薄不匀之处。另外再从颜色上区分,凡呈红色或白里透红或淡黄透红,都说明已达基底。如果混有青色或色泽深浅不一,则需继续修到底部。

    掌跖部胼胝:左手用拢攥法握住患足,右手持倒刀,一般采用片法(以正片法为主,沟凹不平时可用反片法),也可用起法,撕法,根据皮损情况而定。起法用于大而浅的胼胝,在左侧且较厚的胼胝用正起法。在右侧且深而软的胼胝用反起法。撕法适用于较小而较软的胼胝。在掌中或左侧胼胝用立刀撕,在右侧胼胝用卧刀撕。

    对于掌跖中间的铁皮垫和蒜皮垫修治比较困难,因为这两种垫十分薄而又十分坚硬,用力时刀子很容易超过“青线”,导致出血,若不用力,又割不动,所以这两种垫必须将病变部位用稍烫热水浸泡20——30分钟(水凉时不断加开水,保持脚能忍受的较高温度),泡软、泡透后,用刀刃薄而又锋利的片刀,轻轻用力地片掉,用力要均匀,不要用力过大或过猛。如果双足都有胼胝,泡软后,在修治一只脚的同时,将另一只脚继续浸泡或用热毛巾包裹,保持湿润,以免水分蒸发使角质变硬。

    掌跖两侧胼胝,修法有两种,①立刀撕。适用于较轻病变。操作时采用拢脚法,并把患部撑起,按立刀撕的要求划口,先撕两侧,再撕中间。撕后敷0.1%依沙 啶(雷佛奴尔)溶液纱条包扎。此胼胝也可用片法,但效果不如立刀撕。②坡刀挖。对于基底较深的胼胝,按坡刀操作要求,从右侧入刀挖,但要求左右两侧进刀相等,胼胝挖出后,填充油纱条包扎。

    足跟中心区胼胝与足跟周围胼胝:两者修治有一定区别。①足跟中心胼胝。左手四指拢住患脚,拇指上推,把患部绷紧,右手持片刀,先将中间胼胝修掉,再片右侧,然后片左侧,直至全部修平、修干净。刀法熟练时可用推法,修下来的形状稍宽、较薄。②足跟周围胼胝。要顺片(纵方向)不能横片,患者体位要根据修治要求随时变化。

    全足垫修治起来很费力,以手托足,手腕往往累得发酸,持刀需灵巧,片削速度要快。也可用片刀从下边起,用刀扒,扒下的是一个完整的垫。也可用推法或让患者俯卧位修治。

    在治疗肉条垫时,先用片刀轻轻去掉上层角质,见到肉条和白膜时即停止。再用钎针挖出肉条中白膜和角质,不可伤及肉条,以免疼痛和出血。

    在遇到垫炎和隔血时,先将角质片净后局部常规消毒,用三棱针烧红后,刺入患部,放出脓血,以万应如意膏外贴,三天换一次,直至痊愈。

    踝垫泡透后,术者左手将患部表皮绷紧,右手持刀,用片法或撕法。要根据踝骨部位呈圆形凸出的特点,要围绕着踝骨的曲度,转着片或撕,并要顺着皮纹修治。

    病程较长,且有坚韧的乳白色膜样物的胼胝:方法有两种,①先起后挖法。右手持刀沿着胼胝青线切开,随即用左手指将胼胝抠起,再用坡刀法沿着青线继续挖至基底部时,取出即可。②先片后挖法。先将胼胝片干净,然后沿着“青线”,悬起手腕,用立刀挖出膜样物,再把基底部白膜慢慢撕掉。

(三) 注意事项 

1、用片刀修治胼胝时,应以平行稍倾斜的方向进刀,不可垂直进刀,以免片得过深而伤及正常组织,引起疼痛和出血。

2、对较浅,较小,较软的胼胝,应尽量采用撕法,顺着皮肤的纹理撕,这样处理,胼胝不易复发。

3、严格按照“青线”进刀,如球底垫,底层呈球形,不可伤及正常组织,胼胝下边有鸡眼或疣者应一并挖出。

4、遇到胼胝内有膜样物时,要用左手将皮损挟持起来,有利于片,起手法进行,一定要把膜样物全部片干净,以免复发。

5、无论用那种刀法修治,都要严格循着青线进刀,逐步深入,从而将病变组织全部清除干净。

6、采用撕法修治时,必须将患部绷紧,顺着皮肤纹理撕,尤其修治踝部胼胝,要注意其特殊纹路,不可从反方向撕,以免引起疼痛。一般在片法,撕法修治后,应在患部敷消炎药包扎,防止挤压并减少摩擦,3——4天换药1次。